电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镐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广东江门人大代表黄宝林当少女面玩弄下体打飞机-【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0 11:39:25 阅读: 来源:电镐厂家

受害人之一的小黄谈起被该人大代表猥亵的经历显得非常伤心

以金钱诱惑等方式,今年50岁的江门人大代表黄宝林四次带两名幼女到酒店开房,强迫两女孩为其“打飞机”,还试图强奸两名女孩,两人极力反抗才未得逞。7月18日,黄宝林被公安机关刑拘。警方表示,黄本人对涉嫌猥亵儿童罪供认不讳。

据了解,受害的两名女孩分别为小陈(15岁)及小黄(13岁),都是江门新会区崖门中学初一学生,两人同班。前者父亲在黄宝林所在的崖门林场打工,跟黄宝林一早就认识。后者是崖门本地人,通过小陈认识了黄。今年6月13日,两名女孩相约“流浪”,黄宝林得知她们身无分文后便以金钱诱惑等方式,四次带两女孩前往酒店开房。江门新会公安机关通报,6月18日,新会公安分局接报崖门镇陈某和黄某在6月13日离家出走后,迅速成立专案组展开调查,于7月5日找到陈、黄两人。据两人反映,这段时间她们与一名叫黄宝林的男子分别到台山、珠海等4间酒店开房住宿4次,并被猥亵。崖南派出所于当天将嫌疑人带回调查。

经审查,黄宝林(男,50岁,为江门市人大代表、崖门镇人大代表,崖门林场场长)对其涉嫌猥亵儿童罪供认不讳。案发后,新会区迅速对黄宝林作出处理,经报请江门市人大常委会批准,由公安机关依法对黄宝林实行刑拘,崖门镇免去其崖门林场场长职务。与此同时,新会相关部门已作出撤销其江门市人大代表以及崖门人大代表资格的决定。

三次恶梦

多次试图拉走小陈

“本来是要跟同学出去玩的,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打电话给黄宝林。”据13岁的小黄回忆,6月13日早上,她与同班同学小陈一起相约离家出走到外面去玩。由于不知道应该去哪玩,小陈就给黄宝林打了电话。“当时黄宝林说没有时间,但到了晚上8时多,他突然就开车来了。”在黄宝林的提议下,三人去了珠海吃饭。随后,黄宝林又将两人送到了台山市的都斛镇,独自下车到一家宾馆开了房,把两人领进房间安顿后离开了宾馆。

“本来他说好了回家睡觉的,但11时许他又回来了,在另外一张床坐下看电视,一直不肯走。”黄宝林的再次出现,让小黄紧张不已,她一直躲在被子里玩手机,不敢睡觉。随后黄宝林竟走进洗手间洗澡,并称当晚不回去了。

“他只穿了一条透明的内裤,走过来就要拉我同学过去。”黄宝林以为两人已经睡了,就想将小陈拉到他的床上,因小黄拉着小陈的手死死不肯放手而未能得逞。黄宝林干脆直接坐在两人的床上,多次试图将小陈拉走,并用手去摸已经睡得迷迷糊糊的小陈大腿内侧。双方僵持了很长一段时间,黄宝林最终被迫放弃。第二天,黄宝林将小陈两人送去了崖西,并给了两人各300多元,让两人自己坐车去了会城。

要求两人提供性服务

在会城流浪了一段时间后,小陈和小黄再次想起了黄宝林。6月20日,小陈再次给黄宝林电话,让他来带两人去玩。

“同学说曾因坐在副驾驶位置上,被黄宝林不停地摸过大腿,所以我们都不敢坐那个位置。”小黄告诉记者,当时她们都坐到车后座,但仍没逃过黄宝林的“咸猪手”。黄宝林一只手开车,另一只手伸向两人的大腿等部位乱摸。这一次,黄宝林直接将车开到会城某酒店开房,然后带两人进房间。

“一进房间他就脱衣服,只穿着一条透明的内裤,当着我们的面玩自己的下体。”昨日小黄面红耳赤地给记者说着当时发生的事情。两人提出要出去吃饭,但黄宝林仍然自顾自己玩下体。随后给了两人一些钱,叫两人先出去吃饭。两人吃饭回来后,黄宝林又继续当着两人的面玩下体,后又去洗澡。期间,黄宝林一丝不挂地站在洗手间门口,要求两人给他送沐浴液,遭到两人拒绝。“后来就干脆光着身子走出来,叫我们帮他‘打飞机’,并说给我们每人200元。”但遭到两人的拒绝。

“那天我很害怕,更怕他再来,当晚根本不敢睡觉。”见两个女孩只顾看电视,不理会他,黄宝林就说要到朋友那里睡,然后离开。但第二天凌晨5时许,黄宝林又偷偷进入了两人的房间,却被一夜没有合眼的小黄发现了,小黄连忙叫醒小陈。见两人醒来,黄宝林一脸失望,双方耗到了早上,黄宝林只得送两人回崖南。

试图强奸未能得逞

“这次竟然用下体去磨蹭小陈的大腿内侧,把我吓得躲在洗手间再也不敢出来。”6月28日,小陈再次给电话黄宝林,又让他到新会接流浪中的两人。这次黄宝林带两人去珠海吃饭后就直接在当地开房。

据小黄回忆,当时两人正在看电视,却遭到了正在玩弄自己下体的黄宝林的骚扰。“黄宝林先是用梳子给我们梳头发,后来就开始摸我们的大腿等地方,接着借过来拿电视机遥控的机会,抓住小陈的手不放,还弯腰将小陈压在身下,幸好我们挣脱跑到洗手间里。”

“这次又直接要求我们给他‘打飞机’,又被我们拒绝了。”没有得逞的黄宝林随后离开,但第二天凌晨5时许又摸进了两人的房间,要求两人帮他按摩大腿,并当着被惊醒的两人面前,脱下裤子一边玩弄下体一边扯开小陈的手,试图摸小陈的大腿内侧,再次遭到两人的激烈反抗。

“多次都没有得逞,他就在送我们回去的车上数落我们不够开放。”当天再次逃过一劫的小黄两人,早餐后被黄宝林送往会城。一路上,黄宝林不断地给两人做“思想工作”。黄宝林指责两人不够开放,并要求两人跟他做爱和“打飞机”,但还是遭到拒绝。最终在台城的酒店休息到下午6时许,黄宝林就将两人送回崖南,并给了两人各1000多元钱。

周围人说

“工作很卖力,人很豪爽”

谈到黄宝林猥亵案,崖门镇宣传委员叶健华用了“很惊讶”三个字来形容。因为在他眼中,黄宝林原本是一个“工作很卖力,各方面都不错,跟镇里每个部门都配合得很好的村干部。”

叶健华说,黄宝林曾是崖门镇古兜村委会的村支书兼村主任,曾经荣获过优秀共产党员的称号,在古兜村委会做了3届支部书记。2011年村委换届选举时,由于他任了多届村里一把手,所以就被选下来了。之后,被镇里调去崖南林场做场长。“你别小看这个林场,这是镇里的下属企业,有收入的,场长的级别相当于一个股长,但不是公务员。”叶健华表示,一般情况下,只有干满了三届的村委书记或者村主任才有资格到崖南林场去做场长,这足以说明镇里对黄宝林的重视。

与此同时,黄宝林不仅仅是崖门镇的人大代表,还被新会区人大推选为江门市人大代表,这对于一个镇级下属企业的干部来说,无异是巨大的荣耀。

“以前我们在工作上经常接触,他看上去是很老实的一个人,也不像有什么怪癖或者心理疾病。”叶健华再三强调,跟黄宝林的接触也仅限于工作中,私下里没有打过交道,所以也不清楚黄真正的为人。

“不过,黄宝林平时一般不怎么饮酒,喝一点就称醉。”叶健华还说,前天新会区下发了文件到镇政府,撤销了黄宝林江门市以及崖门镇人大代表资格,镇里干部开会宣读这一决定之后,他才知道黄出事了。随后,崖门镇召开了警示教育会,要求全镇干部要引以为戒,千万不要违反原则,更不能触犯法律。

阀门定位器厂家

上海阀门公司

上海气动阀门公司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