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镐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电镐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打着手电的童养媳[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5 21:58:20 阅读: 来源:电镐厂家

?“豪上学了嘞”在城里人一听就知道这是个没读过什么书下午3点就去打麻将的村妇的口音。

“咳……。这么小弟仔就把眼珠子搞瞎调了没了眼睛可要多读到点书咯。”正在擦眼镜的我被这么一说就像吃了煤灰还不让吐一般真想啐一口她。

“是个新奇样子的我们那时候哪里有这种东西——这……这个……是什么字”“东江大道啦”我不解地回道。

昨日晚上还见着她从门口那打着把墨色伞直到走至门前三、五步时我才认出来。正好下着大雨灰蒙蒙地隔着吓得我以为是个从地府出来的阎王从雨里幻化成了人形手一哆嗦筷子夹好的红烧肉又滋溜回到碗中溅的我一身的汤。恼着她吓我一跳她金锣般的声音以到门口。“回来啦又给你做了什么香味了”并两三下收好了伞寻向桌上的食物。东西南北扫了又扫朝向我时眼皮耷拉下来叹了口气提了提裤子露出油腻的大腿托了张凳子坐下时凳子还哎呀了一声。

看着她我食欲减半。正巧母亲从厨房出来亲切叫了一声“妈。”她却只是瞄了菜一眼说“好不容易回来一个好的都没有要苦死个猪咯。”“到哪吃不饱啊”我顶了句----母亲懦懦的揩干了手苦笑着递给了她筷子。我像个刚从监狱里出来的劳改犯一样任性地扒完了每一粒米扔下碗丢下句句“我上楼了”

人老了是不是就会惹人烦呢真不情愿像她一样变老。

正好父亲正立着看电视播映的《1942》似乎与他产生了共鸣一脸严肃地。正讲述到赵鹿为给母亲治病准备卖了女儿时母亲上楼了。“妈是不是真有卖女儿的”我问她被一问就像一只壁虎被发现似的定在那好一会才回过神说“有前边那家人的女儿就是买过来养现在有法不敢明买卖……。豪你晓不晓得婆婆就是买来的”

让我们忽略时间不可逆的法则回到黄土一样的1960年有个女婴被拽了出来。黄土色的年代里人是灰色的在那干枯的年头里婴儿的脸是辛酸的。在那一粒豆鼓要拌掺了半碗水的米的时候女婴是不幸的。但婆婆是幸运的她没有被尿桶里的屎尿灌进食道没有成为茅厕里蛆虫的佳肴。她成为了公公家只值3块钱肉等养壮了就用来生育的童养媳。

豆蔻之年婆婆就生了母亲。母亲的父亲当然是一个受过封建思想熏陶的优秀人。熟练地用杀了五六年猪的手掐住母亲的脖子。接生婆瞧见了整齐地摊开早已准备好的红布一块含有大量灵魂的裹尸布-----“姓钱的你她妈的…。。敢…敢弄死娃死也要弄破你的屌”虚脱的妇女不知哪里来的血性吼地震破天际。那猩红的脐带还输送着血滑溜溜的胎盘弄湿被子一大片女人青筋爆裂的左手抓着男人下面一边的接生婆早已不见窗外挤满了看热闹的眼。

公公羞红了脸当着这么多人被自己媳妇拿命根子要挟。打铁的师傅一定对这时公公的脸很有研究像烧铁一样先一点烫再全部变红红的发亮的时候就该一巴掌下去扇向婆婆的脸。脸疼了生命也就此诞生。

时光飞逝事态变迁。我庆幸我的年代很幸福侥幸我不是那个年代里的女儿。窗边炼狱闪电惊风狂雨。望着黑沼泽样的巷子我害怕了我担心明天的太阳不会出现电灯不再随手亮起。我恐惧人间的残忍忧虑着今后的人生……但窗前出现一位妇女的身影是臃肿的是迟钝的但有一双能撑起天空的肩膀手里打着手电穿过黑巷子走过没有光的岁月笑望着我叫“豪门开一下子衣服忘拿了咯”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